这个话题的出现对我来说很偶然,也改变了我对法定受益人的一贯认知。 事情是这样的,北京天气骤变,晚上我给每一个客户发了关怀短信,不久收到一个客户的回复,询问变更受…